China Law & Reference

微信扫一扫

Home > Articles > View Document

疫情在线:药品专利强制许可即将突破“零实践”?

[作者] 齐宝鑫 锦天城律师事务所)  
池振华 锦天城律师事务所)  
常澄 锦天城律师事务所)  
龚未云 锦天城律师事务所)  
朱乐雯 锦天城律师事务所)  
方洪 锦天城律师事务所)  
郭泰瑜 锦天城律师事务所)  
[发布日期] 2020.02.07

Full Text Font Size  ( LargeMediumSmall )

1月31日,顶级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刊发了一篇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诊断治愈案例。美国首位确诊患者在一种名为Remdesivir(中译名为“瑞德西韦”)的药物帮助下,临床症状得到改善。据此该药被认为可能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有效,这一利好消息对目前仍十分严峻的疫情无疑是一针强心剂。

2月4日,国家卫健委召开新闻发布会称,“瑞德西韦”预计会在当日下午抵达中国,国家药监局已经受理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和中国医学科学院的申请,同意开展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临床试验。届时,若该药物真的通过试验被证明有效,但其专利权被医药企业把控,导致价格高昂且供不应求,在疫情十分紧急的当下,有关部门是否会突破公权与私权的原有界限,打破我国药品专利强制许可制度“零实施”的现状?

一、药品专利强制许可的国际经验与借鉴


药品是一种关系到公众健康的特殊商品,药品知识产权过度保护带来的垄断必然抬高药品的价格,降低药品的可及性。故出于对于公共利益的保护,防止专利人滥用专利权,2003年国际贸易组织(WTO)在《TRIPS协定与公共健康多哈宣言》中便赋予了国际贸易组织成员可使用药品专利强制许可的权利,即“WTO知识产权第31号条款”。该条款规定,若成员国面临紧急状态,且不为商业用途时,无须与拥有专利权者协商,只需在合理的实际情况允许下“告知”拥有专利权的厂商,便可使用此专利。同时,《多哈宣言》也明确指出当成员国处于诸如艾滋病、疟疾、结核病和其他流行病造成的公众健康危机时,即构成可以实施药品专利强制许可的“紧急状态”。

除国际条约外,许多国家和地区的专利制度中也有关于药品强制许可的规定,并且已经在实践中真正适用。

(一)美国“西普洛”强制许可案

2001年9·11事件之后,炭疽疫情在美国爆发,针对炭疽病毒的有效药“西普洛”(Cipro)的专利权人是德国的拜耳公司。炭疽恐慌使美国民众呼吁对该药品专利实施强制许可,但美国最终以“强制许可”为筹码,通过与拜耳公司的多次谈判,迫使拜耳公司降低了50%的药价来平息这次危机。

(二)台湾“达菲”强制许可案

2005年禽流感肆虐全球之时,

齐宝鑫(锦天城律师事务所)

锦天城律师事务所

高级合伙人

池振华(锦天城律师事务所)

锦天城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

常澄(锦天城律师事务所)

锦天城律师事务所

律师

龚未云(锦天城律师事务所)

锦天城律师事务所

律师

朱乐雯(锦天城律师事务所)

锦天城律师事务所

律师助理

方洪(锦天城律师事务所)

锦天城律师事务所

律师助理

郭泰瑜(锦天城律师事务所)

锦天城律师事务所

锦天城律师事务所

http://www.allbrightlaw.com/

锦天城律师事务所是一家提供全方位法律服务的、全国领先的中国律师事务所,在北京、杭州、深圳、苏州、南京、成都、重庆和太原设有分所。锦天城是唯一一家总部设在上海的全国性律师事务所。锦天城致力于在瞬息万变的商业环境中为境内外客户制定高水平的法律解决方案并提供高效率的法律服务。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