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Law & Reference

微信扫一扫

Home > Articles > View Document

《著作权法》10年后再迎修正案,关注4大新型版权问题

[作者] 田小军  
[发布日期] 2020.04.26

Full Text Font Size  ( LargeMediumSmall )

引 言

今年恰逢我国《著作权法》颁布实施30周年,“426”也是第20个世界知识产权保护日。《著作权法》自1990年制定,于2001年、2010年,因国内经济社会发展与国外环境变化,[1]如“中美入世谈判”等,进行过两次修订。良法善治,30年间,法律保障我国网络版权产业,从新出之犊,成为全球第二大市场,2018年市场规模达到7423亿元。[2]因时而变,本月底,全国人大常委会将首次审议《著作权法》修正案草案,着力解决各界争议的新型互联网版权问题。

“版权法是技术之子”,后者如春笋,从印刷术、到广播、互联网,再到人工智能、云服务,是版权法革新的催化剂。国内产业发展的自驱力,国际协调保护的外生力,以及基于公共领域制度考量的利益平衡,决定了版权法的未来走向。此次修法,主因是适应我国国内产业发展的自主需求,[3]将直面互联网发展对《著作权法》适用带来的挑战。在以下领域,有重要表现。

一、人工智能是创作之“机械手臂”,还是“大脑与灵魂”


当前,人工智能已经覆盖新闻写作、图片生成、视频与音乐创作,以及虚拟歌手、明星换脸、内容智能分发等各文化内容领域。据美国Narrative Science预测,未来15年内,90%以上的新闻稿将由人工智能创作。[4]但是,人工智能创作内容的版权保护问题,存在立法空白与司法认定争议。如2019年5月,在“菲林诉百度”案中,北京互联网法院认为涉案的“威科案件分析报告”是以数据库支撑的程序自动生成的,不具有个性特征,不具有独创性。又如2019年岁尾,在“腾讯诉盈讯”案中,深圳南山法院认为,涉案作品的创作过程均满足著作权法对文字作品的保护条件,具有一定的独创性。

人工智能创作,多由互联网企业组织,其本质上是自然人或者法人“假借于物”进行创作。我们常见的自动创作,如智能写诗、财经体育类新闻写作等均为此类。这类创作主要服务于规模化与个性化的内容生产需求,其实现严重依赖于数据与算法,可以说数据是“源头活水”,算法是“机械手臂”,但人类才是创作的“大脑与灵魂”。这符合《著作权法》保护人类

田小军

腾讯研究院,吉林大学管理学学士,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硕士。
关注领域:新型互联网版权侵权与不正当竞争,互联网金融立法与监管,互联网行业法律政策动态。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