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威科专题 > 专题查看

 

 

返回本专题首页

私募基金行业法律动态(2019年4月)

杨春宝 孙瑱

(一)注销公告

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协会”)于4月17日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发布《关于注销第九批公示期满三个月且未主动联系协会的失联机构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的公告》,称北京远玺投资顾问有限公司等30家机构达到公示期满三个月且未主动联系协会并提供有效证明材料的注销条件,因此,协会将注销其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并将上述情形录入资本市场诚信档案数据库。

(二)2018年私募基金登记备案及投资运作概况

协会于4月26日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发布《2018年私募基金登记备案及投资运作概况》,详细介绍了私募基金在2018年的登记备案、资金来源、投向资产的情况。对私募股权(创投)基金而言:在登记备案方面,基金管理人数量较2017年末增长12.23%,管理基金数量较2017年末增长24.09%,管理基金规模较2017年末增长23.09%,2018年当年新登记基金管理人数量占当年新登记管理人总数量的比例达71.38%;在资金来源方面,除企业投资者发挥重要托底作用之外,居民投资于私募股权(创投)基金的金额较2017年末增加2269.55亿元,而政府类引导基金、财政资金在私募基金中的出资额的增速则在各类资金中位居前列。在投向资产方面,私募股权(创投)基金重点投资于未上市未挂牌企业股权,半导体、消费零售及食品、工业原材料等行业受到追捧。

值得一提的是,该份概况还特别介绍了私募股权(创投)基金的投资案例。截至2018年末,已报送运行投资信息的存续私募股权(创投)基金中,已投资且暂未完全退出的投资项目案例和在投金额较2017年末分别增长30.74%和31.41%。从投资特征来看,私募股权(创投)基金已成为早期中小企业、高新技术企业及初创科技型企业重要的“孵化器”、“助推器”,尤其是创投基金,在其所投案例中,属于中小企业的案例数量和在投金额占比分别达78.42%和54.56%,属于高新技术企业的案例数量和在投金额占比分别为35.52%和37.95%,属于初创科技型企业的案例数量和在投金额占比分别为15.11%和8.89%,体现出创业投资“投早投小、孵化创新”的重要作用。从投资地域来看,无论从投资案例数量/投资金额,还是新增投资案例数量/投资金额而言,北京、上海、广东和江苏、浙江均位列前五,值得一提的是,海南和浙江的投资案例数量较上一年增长较快,而在投资金额方面,陕西和广西则呈现较快增速。从投资行业来看,新增投资案例数量前五大行业为“计算机运用”、“资本品”、“医疗器械与服务”、“医药生物”和“原材料”,而投资金额占比较高的五大行业则依次为“资本品”、“计算机运用”、“其他金融”、和“交通运输”行业。

(三)领导讲话及其它

证监会私募基金监管部副主任刘健钧在4月27日举行的第五届中国(宁波)私募投资基金峰会上发言时指出:只有专业化,才能适应创投基金和并购基金作为狭义股权投资基金的不同运作方式,避免各类伪私募基金,并对创投基金实施区别化政策扶持和差异化监管。此外他还强调:鼓励私募基金专业化发展,应完善政策法规体系,包括完善私募基金法律概念体系,完善区别化政策扶持体系,完善私募基金差异化行政监管和行业自律制度,以及优化鼓励专业化发展的市场环境。

而协会会长洪磊在4月18日举行的中税协减税降费座谈会上,则建议以促进资本形成为目标来加快税收制度改革,由此既能够抑制贫富差距的拉大,又能够扩大税基,增加公共财政的收入,提供更好更便捷的服务。

此外,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信用监督管理司与协会在近日签署信息共享合作协议,双方将全面加强企业信息公示数据、失信数据以及私募基金管理人、私募基金公示和不予登记机构等信息的共享合作。另外,协会自4月4日起,多次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发布通知,敦促私募基金管理人按时填报2018年度财务报告,并强调:如已登记的私募基金管理人未按要求提交经审计的年报,将会被根据私募基金管理人公示制度进行相应处理(包括列入异常机构名单,通过平台进行对外公示等)。

(四)典型私募股权投资纠纷简述

【私募股权回购案例】湖南湘江翔鱼私募股权基金管理企业与燕翔股权转让纠纷案

(2019)湘0112民初247号

主要事实:原告系一家私募股权基金管理机构,对被告作为法定代表人及股东的企业(“被投企业”)进行增资,并与被告约定:一旦被投企业未能在约定期限内提交上市申请,则被告应回购原告持有的被投企业全部股权。此后,被投企业未能依约定提交上市申请,而被告也未依约定向原告支付全部股权回购款,故原告诉请被告支付股权回购价款和违约金。

裁判观点:原被告签订的《股份回购协议》(“回购协议”)是在充分协商的基础上达成,约定内容和原告与被投企业达成的《增资扩股协议》相吻合,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内容不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系合法有效,双方均应严格依约履行。回购协议达成后,被告没有依约支付股权回购款,经原告催要后仍未履行,其行为已构成违约,应承担继续履行、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关于股权回购款数额,回购协议约定的年投资回报率为10%,该数额并未超过相关法律规定,且属于当事人意思自治的体现,可视为被告对原告因投资目的无法实现作出的补偿承诺。关于违约金,回购协议约定被告不能按时支付股权回购款,应按照每日百分之一的标准支付逾期部分的违约金,该约定明显超过必要限度,有违合同违约金补偿性的基本原则,法院未予采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