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威科专题 > 专题查看

 

 

返回本专题首页

误解之二丨商业秘密官司难打赢是因为我国的法制环境不好

现有数据表明商业秘密民事诉讼的胜诉率在15%以下,撤诉率达到50%以上,败诉率在20%以上,在民事诉讼中这种胜诉率、撤诉率、败诉率都应该是名列前矛,甚至是创纪录的。对于此类诉讼的原告(权利人主张人)而言,感觉可能更为直观,就是商业秘密官司特别难打,在达不到诉讼目的的情况下,许多人会抱怨我国的法制环境太差,认为是法制环境的原因造成了其官司打不赢,这种观点完全是误解,法制环境原因根本就不是商业秘密官司难以胜诉的原因。

立法因素不是原因

2017年11月4日全国人大对《反不正当竞争法》进行了修订,2019年4月23日再一次进行了修正,前后二次修订的时间不到一年半,这是非常罕见的,由此可见在立法层面对于商业秘密的重视程度是非常之高的。

前后二次修订,反法的内容也是大步向前,如法定赔偿金额从100万到300万再到500万,增加了恶意侵权的一到五倍的惩罚性赔偿,为了减轻权利人的举证责任,新增了第三十二条,该条款的立法意图就是为了解决商业秘密民事诉讼案件原告的举证困难问题,在举证责任上减少了原告的举证责任而增加了被告的举证责任。

相较于《知识产权协定》及WIPO国际局拟定的《反不正当竞争示范法》,我国反法不仅不违背协定与示范法,反而有所突破,比如举证责任的规定,就是旨在加强对于权利人的保护。事实上,反法中的举证责任的规定,在我国其他侵权案由程序规定中基本上都是没有的。

可以看出我国商业秘密立法发展是与时俱进的,在知识产权立法领域是领先的,甚至在侵权立法领域中都是领先的。

立法的这种进步是否与商业秘密的保护成正比?答案是否定的,商业秘密保护的整体形势还是相当严竣,并没有因为立法的进步而有所改善,直接体现就是胜诉率并没有因为立法的进步而有明显的提高。

一方面是立法在大步向前,另一方面则是保护形势还是严竣,可见立法因素不是商业秘密保护形势严竣的主要原因,更不是商业秘密官司难打赢的原因。

执法因素不是原因

胜诉率低是不是因为执法出现了问题?对此笔者做了一些统计,发现全国各地的胜诉率、撤诉率、败诉率大致在同一水平。

法律大数据网站Alpha(https://alphalawyer.cn)2019年6月14日数据统计,自2000年1月到2019年6月,商业秘密案件总数量前三名分别为上海市、广东省、浙江省。

上海市一审商业秘密案件为304件,其中撤诉140件、全部/部分支持46件、全部驳回41件、驳回起诉6件、不予受理1件、其他70件。胜诉率14%,撤诉率46%,败诉率16%。

广东省一审商业秘密案件为214件,其中撤诉113件、全部/部分支持20件、全部驳回40件、驳回起诉4件、不予受理3件、其他34件。胜诉率9%,撤诉率53%,败诉率21%。

浙江省一审商业秘密案件为146件,其中撤诉65件、全部/部分支持20件、全部驳回24件、驳回起诉1件、不予受理1件、其他35件。胜诉率14%,撤诉率44%,败诉率17%。

如果仅仅只是一个地方的数据出现撤诉率奇高、胜诉率奇低的情况,则说明这个地方可能在执法上存在问题,但现在的情况却是各地数据基本在同一水平,具体表现就是撤诉率都非常高,胜诉率都非常低,这也说明各地法院对于商业秘密民事案件的审理基本保持在同一水准,偏差不大。

既然各地的执法水平基本一致,也说明执法因素不是商业秘密官司难打赢的原因。

官司难打赢的表面原因是证据不足

笔者对商业秘密民事诉讼做过一些统计,发现法院判决败诉的理由非常单一,几乎全部是因为原告主张的信息不能被认定为商业秘密,即因为原告所主张的权利没有得到认定,故没有权利作为基础,而直接被驳回起诉。

在判决败诉案件中,认定原告享有商业秘密权利,但认定被告不构成侵权,这类案件非常之少,法律大数据网站Alpha(https://alphalawyer.cn)2019年6月14日数据统计:该网站上公开的2000年1月到2019年6月的全国一审商业秘密案件为1335件,其中全部驳回205件、驳回起诉40件,在这些败诉案件中,认定原告享有权利但被告不构成侵权的案件仅为个位数。

在撤诉案件中,原因也几乎全部是因为原告无法确认享有商业秘密权利,有的甚至在法官要求其明确商业秘密范围时,都无法明确商业秘密的范围。撤诉案件基本上都是原告知难而退,原因还是证据不足。

理论界对于商业秘密问题的研究,是将商业秘密问题予以分解,进行非常细致的理论研究,但在司法实践中,问题却表现出了单一性,几乎全部集中在商业秘密权利问题。

商业秘密官司基本是受阻于权利问题,而权利问题则受阻于证据问题,即证据不足,这也是官司难打赢的表面原因。

官司难打赢的深层原因是企业商业秘密管理的缺失

商业秘密权利与商业秘密管理密切相关,没有管理基本上就没有商业秘密权利,所以官司难打赢的深层原因是企业商业秘密管理的缺失。

在笔者与企业高管或管理人员的沟通中,发现存在有一个很大的误解,就是许多人会想当然地以为企业对于“自创”的信息必然享有商业秘密权利,这种误解是致命的,误以为享有权利,并且不做任何管理工作,实际上则是是否享有权利需要权利主张人自我证明,等到了需要证明之时却又无法提供充分的证据。

商业秘密权利需要权利主张人自证,这一特点决定了企业必须进行必要的管理,因为没有管理就没有证据,没有证据就不可能胜诉,这是一个简单的逻辑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