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威科专题 > 专题查看

 

 

返回本专题首页

误解之十丨不侵犯他人的信息权利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知识经济时代的技术发展、信息使用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而且更新速度越来越快,在这种背景下,信息的使用是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实务操作也较为复杂,特别是聘用员工的问题,可能存在有侵权的较大风险。但一些企业没有认识到这种风险,以为不侵犯他人的信息权利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或者认为无所谓,这种误解具有极大的危险性与危害性。

使用其他企业的信息可能存在较大的风险

案例:

2020年2月17日,海能达通信股份有限公司在公告中披露:美国当地时间2020年2月14日伊利诺伊州法院陪审团作出裁决:海能达及其美国公司、美西公司部分DMR产品侵犯摩托罗拉一项或多项商业秘密及美国版权,应向摩托罗拉支付损害赔偿3.458亿美元及惩罚性赔偿4.188亿美元,合计7.64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2.71亿元)。

上述陪审团的裁决并不一定是最终的裁决,海能达也不可能就此接受这一结果,可能双方会和解结案,也可能是一场持久战,但对于海能达而言,无论是和解还是持久战,都不会是一个理想结果。

该案的起因是海能达聘用了摩托罗拉的前员工,摩托罗拉认为海能达通过“挖人”而挖了其核心技术。

全球范围内这种争议与纠纷在大公司之间已经不断上演,在国内也一样。

几乎所有国内的商业秘密纠纷案件都涉及员工或前员工侵权,即被控侵权一方基本上都包括了员工或前员工,由此可见在员工聘用过程中的风险,想搭便车以较小代价使用他人信息是具有较大风险的。

国内案例:

吉利诉威马侵害商业秘密纠纷案,有关新闻报道称起因也是吉利的前员工跳槽至威马,并涉技术信息。该案索赔标的创了知识产权案件国内纪录,达到人民币21亿。

纵观这些国际、国内大企业之间的商业秘密纠纷,起因基本是员工跳槽顺带技术,表面均是表现为巨额的经济索赔,但实质则是为了竞争,从战术上理解是为了维权,从战略上理解则是为了取得竞争优势。在知识经济时代,企业之间特别是大企业之间的竞争是以知识产权竞争为主要手段,这种因跳槽、挖人引起的巨额、大额的商业秘密侵权诉讼将在大企业之间不断发生,事实上国内有一定竞争力的企业也的确不断受到这种挑战。

如何做到不侵犯他人的信息权利

不侵权问题是一个较为复杂的问题,包括了二个问题:

一是客观上不侵权。

二是证据上不侵权。

这二个问题的区别是客观上不侵权是“客观事实”,即真实的事实是没有侵权。而证据上不侵权是“法律事实”,即有证据证明没有侵权。

从民事诉讼证据角度看,当然并不一定要求被控侵权一方自己举证证明没有侵权,根据“谁主张谁举证”原则,如果维权主张人不能举证证明对方侵权,被控侵权一方也不构成侵权。但是从管理角度看,显然不应当依靠权利主张人举证不能实现不侵权,更为主动的做法就是提前做好证据准备,即做到“证据上不侵权”。

华为在“证据上不侵权”方面做得非常成功,可称为典范。华为在这几十年的发展中,先是成为竞争对手的“眼中钉”,后又成为美国的“肉中刺”,但无论是在思科诉华为纠纷之中,还是在美国的调查之中,华为均能够提供较为充足的证据,证明企业没有侵权、没有违规。

不侵权管理主要包括三个方面:

1、技术研发的证据管理,即对自行研发的技术信息进行较为完整的档案管理。

2、对员工聘用及使用的管理,应当规避该员工可能侵犯前就职企业商业秘密的侵权风险。

3、保密义务风险管理,即基于保密合同或其他保密条款而负有保密义务,需要规避此类违约或侵权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