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威科专题 > 专题查看

 

 

返回本专题首页

“如何打商业秘密官司”秘诀之三 如何理解商业秘密民事诉讼中的“客户名单”

在侵害经营秘密民事诉讼案件中,大多数为“客户名单”案件,而这些案件的胜诉率非常低,究其原因,原告对“客户名单”理解有误是主要原因。

一、关于“客户名单”定义的部分司法解释

(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三条:商业秘密中的客户名单,一般是指客户的名称、地址、联系方式以及交易的习惯、意向、内容等构成的区别于相关公知信息的特殊客户信息,包括汇集众多客户的客户名册,以及保持长期稳定交易关系的特定客户。

(二)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知识产权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

第14条:如何确定客户名单构成商业秘密的标准?

客户名单构成商业秘密,应符合商业秘密构成的一般要件,应特别注意审查客户名单是否是特有的或者是否具有特殊性;客户名单是否由权利人通过劳动、金钱等投入获得的。

(三)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商业秘密纠纷案件审理的若干指导意见(试行)。

第一条第(二)款:构成商业秘密的客户名单的认定问题:

客户名单是经营信息的表现形式之一,能否成为商业秘密,必须审查是否具备商业秘密的法律特征。

判定客户名单是否构成商业秘密,应从以下几个方面考虑:

1.客户名单具有特定性。受法律保护的客户名单应是具体明确的、区别于可以从公开渠道获得的普通客户的名单。

2.单独的客户名称的列举不构成商业秘密。客户名单的内容应包括客户名称、客户联系方法、客户需求类型和需求习惯、客户的经营规律、客户对商品价格的承受能力等综合性客户信息。

3.客户名单具有稳定性。受法律保护的客户名单中的客户群应是权利人经过一定的努力和付出,包括人、财、物和时间的投入,在一定时间段内相对固定的、有独特交易习惯内容的客户。

4.客户名单具有秘密性。受法律保护的客户名单应是权利人采取了合理的保护措施予以保护的客户信息,他人无法通过公开途径或不经过一定的努力和付出而获得。

5.审查客户名单是否构成商业秘密,还应注意考虑权利人开发客户名单所耗费的人力、财力以及他人正当获取客户名单的难易程度。

(四)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侵犯商业秘密纠纷案件审理指南(2010年)》。

第2.3.2条:原告主张其经营信息构成客户名单的,应当明确其中哪些内容(譬如交易习惯、客户的独特需求、客户要货的时间规律、成交的价格底线等)构成商业秘密,而不能笼统地称“XX客户”构成客户名单。

二、应当如何理解客户名单

(一) 现有司法解释中的“客户名单”是广义的定义,而不是指狭义的客户的“名称”或“名单”,实为“客户信息”。

1、此“客户名单”包括了客户的名称、地址、联系方式、交易习惯、交易内容等客户的信息,显然并不是指“客户名称”或“客户名单”这一狭义的单一信息。

2、 这些信息均与客户密切相关,称之为“客户信息”可能更为符合实际,也更容易理解,而且这些信息组合在一起,形成了组合型“客户信息”。

在上海帝瓦实业有限公司、张云鹏与上海世景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侵害经营秘密纠纷二审案中,二审判决认为“商业秘密中的客户名单,一般是指客户的名称、地址、联系方式以及交易的习惯、意向、内容等构成的区别于相关公知信息的特殊客户信息,包括汇集众多客户的客户名册,以及保持长期稳定交易关系的特定客户”,将“客户名单”理解为“特殊客户信息”。

在上海多巨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岳艳丽与上海拓软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侵害商业秘密纠纷二审案中,二审判决认为“这里所指的客户名单,既不能简单理解为客户清单,也不能理解为客户清单中的某一项具体信息,客户名单是指含有区别于相关公知信息的综合性客户信息”。

3、 单一的客户信息与公知信息是不太容易区分的,而组合型“客户信息”则容易区分。如单一的客户地址,显然很难认定为非公知信息,如果多项信息组合为一项组合型信息,则容易与公知信息进行区分。

(二)“客户名单”的内容包括了什么信息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该信息是否符合商业秘密的构成要件。

1、上述司法解释列举了“客户名单”的部分信息内容,但没有固定上述信息内容,因为如果将“客户名单”理解为“客户信息”,该信息的内容也的确无法进行固定。

2、尽管上述司法解释列举了“客户名单”的部分信息内容,但并非必须要具有上述信息内容才可能构成商业秘密。

如“客户名单”的内容只有客户名称、地址、双方交易情况,如果上述信息符合商业秘密构成要件,也构成商业秘密。

3、“客户名单”中包括的信息只要符合商业秘密构成要件,即构成商业秘密。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指导意见》中规定“单独的客户名称的列举不构成商业秘密”,对此笔者并不认同,理由是单独的客户名称也是信息,其是否构成商业秘密需要根据具体情况判定,符合商业秘密构成要件的,即便是单独的客户名称,也构成商业秘密。

单一的客户名称之所以一般不被认定为商业秘密,是因为客户的名称大都可以查询到,所以其不符合“秘密性”构成要件。但是在特定情况下,单一的客户名称也有可能构成商业秘密,如在某战略合作项目中的战略合作伙伴名称,如果该合作伙伴名称是在保密状态下,且一旦公开将导致丧失战略意义,则其因符合 “秘密性、商业价值性、保密性”构成要件,而构成商业秘密。

另一方面,即使“客户名称”包括了客户的名称、地址、联系方式、交易习惯、交易内容等,如果这些信息不符合商业秘密构成要件,则也不构成商业秘密。如客户的名称、地址、联系方式、交易习惯、交易内容都可以在网上查询到,则上述信息均不具有“秘密性”,不构成商业秘密。

在上海多巨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岳艳丽与上海拓软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侵害商业秘密纠纷二审案中,二审判决认为“权利人的客户名单需同时具备不为公众所知悉、价值性、保密措施三项条件,属于权利人的商业秘密”。

三、诉讼中应当注意的问题

如前所述,“客户名单”实指“客户信息”,其内容可能包括多项信息,因此在诉讼中应当注意以下问题:

(一)主张保护的信息范围问题。

既然“客户名单”不只是包括客户的名称,而是包括了与客户相关的信息,所以在确定需要保护的信息范围时,应当尽量避免将单一的客户名称列为商业秘密范围,而是应当将多项能够从公知信息中区分开的信息共同列为“客户名单”的信息内容,以形成一个组合型的“客户名单”信息。

(二)是否符合商业秘密构成要件问题。

如前所述,信息的范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主张保护的信息是否符合商业秘密构成要件。除了“秘密性”与“保密性”之外,“商业价值性”也同样需要举证证明,在这一类案件中,可以从二个方面证明“商业价值性”,一是原告在总结、编辑客户名单时所花的人力、财力以及他人正当获取客户名单的难易程度;二是双方的交易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