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威科专题 > 专题查看

 

 

 

返回本专题首页

案件来源多样化,执法机构自行发现的违法案件增多

执法机构获悉涉嫌违法案件的途径包括但不限于:第三方尤其是竞争对手举报,经营者主动补报,执法机构自行发现等。2014-2017年的17件处罚案例中,经营者主动“补报”有9件,主动“申报”有1件,“意识到集中可能涉嫌构成未依法申报后”主动书面向执法机构“咨询”有1件,合计占总数的三分之二,其中包括虽然主动补报但“在递交申报资料时未披露其已实施完成的事实”的1件(大陆汽车和华域汽车新设合营企业案)、主动补报三四年前的交易的1件(康明斯中国和康豪新设合营企业案);第三方举报的有4件,其中1件是在经营者集中简易案件公示期间被第三方举报(福建电子收购中诺通讯案)。

2018年处罚的15件案例中,有4件是经营者对交易进行“申报”或主动“报告”交易涉嫌违法。值得注意的是,处罚决定书从2018年起不再使用“补报”概念,表明执法机构不承认对已经实施的集中可以进行补报而只接受对违法实施集中行为的报告或“自首”。其他11个案件的处罚决定书未提及案件来源(例如未提及是否有第三方举报),可能是商务部/市场监管总局自行发现包括在审查其他交易的过程发现。例如,从时间上推算,林德气体(香港)有限公司(及三个合营方)被处罚的3起案件可能是商务部/市场监管总局在审查林德集团与普莱克斯公司合并案1的过程中发现的。

2019年处罚的18起案件中,有2件明确提及经营者“主动报告并承认涉嫌违法”,分别是天能集团收购轰达电源股权案苏州全亿收购苏州健生源股权案。其他案件的处罚决定书未提及案件来源。如前所述,根据上市公司公告披露的信息,新希望投资就其收购兴源环境23.6%股权的交易向市场监管总局进行了申报,引力传媒就其收购上海致趣60%股权和40%股权的两个交易进行了申报,江苏德威就其收购和时利剩余40%股权的第二个交易很可能也进行了申报。这些案件尽管未被市场监管总局认定为“主动报告”,但似乎也可认为案件来源于经营者自身。对于剩余的13起案件,可能多数是市场监管总局自行发现案件线索,例如从时间上推算,皮尔博格与幸福摩托车设立合营企业案的线索有可能是市场监管总局在审查“华域皮尔博格泵技术有限公司收购上海幸福摩托车有限公司部分资产案”的过程中发现的;但也不排除存在第三方举报的情形(可能因为该情形存在与否不影响法律责任,所以未在处罚决定书中提及)。

启示:

市场监管总局经由多种途径获悉涉嫌违法案件线索。上市公司公告、交易新闻稿以及后续交易的申报文件等均可能成为市场监管总局自行发现涉嫌违法实施集中行为的线索。第三方尤其是竞争对手也可能基于上市公司公告、交易新闻稿以及经营者集中简易案件公示表等向市场监管总局举报涉嫌违法案件。这凸显了依法实施集中的重要性,也说明了通过“自首”积极处理既存涉嫌违法实施集中行为以实现“轻装前进”的必要性。

 

注释:

1. 参见《市场监管总局关于附加限制性条件批准林德集团与普莱克斯公司合并案反垄断审查决定的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