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威科专题 > 专题查看

 

返回本专题首页

研究视角二:行政和刑事责任的“双罚制”问题

典型案例:舟山金宇医疗设备有限公司商业贿赂案(岱市监处〔2018〕63号)

当事人股东蒋宝娣与时任岱山县第一人民医院检验科主任的邱令法比较熟悉,而邱令法对岱山县第一人民医院使用的医疗检验试剂及耗材的采购具有选择决定权,故蒋宝娣多次联系邱令法,希望通过邱令法帮忙能从岱山县第一人民医院承接到医疗检验试剂采购业务,但由于其他原因当事人一直没从岱山县第一人民医院承接到医疗检验试剂采购业务。2010年时候,由于医疗检验试剂及耗材的采购需要在舟山市卫生局的检验试剂集中招标采购中标目录里选择,而当事人代理销售的一些品牌医疗检验试剂及耗材进入到了中标目录里,故蒋宝娣再次要求邱令法帮忙,希望能从岱山县第一人民医院承接到医疗检验试剂及耗材的采购业务,邱令法也答应提供帮助。这样从2010年10月起由邱令法选择决定,岱山县第一人民医院开始向当事人大批量采购当事人代理销售的医疗检验试剂及耗材,至2016年10月18日邱令法因涉嫌受贿罪被岱山县人民检察院予以立案侦查为止,当事人共计销售了金额为6,507,421.36元的医疗检验试剂及耗材给岱山县第一人民医院,由于当事人销售的医疗检验试剂及耗材的相关进货价格经常性有波动,其无法提供销售给岱山县第一人民医院部分的医疗检验试剂及耗材的准确进货价格,当事人的违法所得无法查清,其陈述获违法所得在110,000元以上。

鉴于邱令法利用职务便利提供的帮助,当事人在2010年10月至2016年10月期间承接到岱山县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疗检验试剂及耗材采购业务,为感谢邱令法提供的帮助,并为了可以继续通过邱令法提供的帮助从岱山县第一人民医院承接到医疗检验试剂及耗材采购业务,当事人3次送给邱令法贿赂款人民币110,000元,其中:2013年上半年送给邱令法人民币30,000元;2014年上半年送给邱令法人民币40,000元;2014年下半年送给邱令法人民币40,000元。

相关证据材料中证据1至证据5均为本案相关刑事案件中相关材料,包括由检察院制作的《询问笔录》、检察院立案决定书、法院刑事判决书等,用以证明当事人进行商业贿赂的事实。

舟山市岱山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对当事人处以行政处罚:(1)没收违法所得11万元;(2)罚款2万元。

案例分析:

本案典型地呈现了目前行政执法机构和刑事司法机关在查处商业贿赂案件的实践中如何进行合作。在该案中,行政执法机构的线索来自刑事案件移送,相关刑事证据亦被直接作为了案件的关键证据。在实践中,行政执法机构如在商业贿赂案件的调查过程中,发现违法行为可能构成犯罪的,同样会向司法机关移送追究当事人的刑事责任。虽然,在本报告的研究样本中没有此类移送案件,但是在实践中却并不鲜见。2017年,上海市静安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在对上海连擎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商业贿赂行为的调查过程中,发现当事人行为涉嫌构成犯罪,遂出具《涉嫌犯罪案件移送书》移送至同级的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处理,并抄送同级人民检察院,静安区市场监管局还同时附上了其对案件调查所掌握的相关材料与证据。[1]值得注意的是,与旧《反法》对于商业贿赂行为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择一追究不同[2],根据新《反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可同时追究商业贿赂行为人的行政和刑事责任,即适用“双罚制”。这一变化有利于行政执法机构和司法机关在查处商业贿赂行为的过程中进一步开展合作。

注释:

[1] 静市监案罪移字〔2017〕第 060201613803 号

[2] 旧《反法》第二十二条规定,商业贿赂行为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不构成犯罪的,依法处以行政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