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威科专题 > 专题查看

 

返回本专题首页

(三)其他商务款待活动

典型案例:上海原希贸易商行商业贿赂案(沪监管青处字〔2019〕第292019000638号)

2018年11月22日,当事人总经理甲在召开医疗器械展览会时,与负责“捷肤连”品牌的一次性皮肤缝合器在B企业的营销经理乙结识,当时,有意向代理该产品的有C、D及当事人等多家企业。乙负责在与多家企业负责人的商谈及交往过程中,通过对企业的销售能力,企业实力、企业现状等综合方面考虑,最终决定将代理权给哪家企业。

2018年11月23日,当事人总经理甲安排乙做了一次“SPA”保养,价值是2,714元。通过这次保养乙认为当事人具有一定的实力,对当事人的各方面综合因素考虑,乙决定,将“捷肤连”品牌的一次性皮肤缝合器授权给了当事人。至案发,双方未发生实际业务,无违法所得。

处罚决定书披露主要证据中包含当事人记帐凭证记录共三页,是证明当事人违法事实的依据。当事人该记账凭证中记载“5602.08-管理费用-业务招待费/02-销售/027-**”“2714元”, 费用报销单中摘要为“SS太太SPA”,其中SS太太即B公司营销经理乙。

上海市青浦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认定当事人的行为违反了新《反法》第七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鉴于该案当事人在案件查办过程中,主动配合,提供相关违法证据,为该案件的顺利查处起到积极作用。且当事人的行为,属于民营企业之间的商业贿赂行为,对社会危害性较小,未造成社会危害后果,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七条第一款第(四)项的规定。对当事人作出从轻处罚,处以罚款12万元。

案例分析:

该案中,当事人向交易相对方的工作人员个人提供了其他类型的娱乐活动,向该工作人员进行了利益输送。而该工作人员对于B企业特定产品代理权的授予这一交易具有决定性的作用,当事人利益输送的行为使其违背了作为工作人员对B企业所应尽的忠实义务,谋取了竞争优势,最终被认定为商业贿赂行为。

通过对上述典型案例的进一步分析可以发现,在涉及医生的案件中,许多案件医生同时具有采购负责人的职务或者例如科室主任等对采购有决定权的身份;亦有部分案件并未表明医生所具有的特殊职务身份。换言之,诚然采购负责人、科室主任(副主任)等特殊身份可能使该医院医生有更大的可能利用其职权或者影响力影响交易,但是这种特殊身份并非医生构成适格受贿主体的必要条件。从上述第一部分数据分析中所涉及的总共16例受贿主体为医院医生的案件中,相关医生既可能被定性为“利用职权或者影响力影响交易的单位或者个人”, 也可以因构成“交易相对方的工作人员”而构成适格受贿主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