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威科专题 > 专题查看

 

返回本专题首页

(二)支付讲课费

典型案例:阿尔法韦士曼(北京)医药咨询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商业贿赂案(沪监管静处字〔2019〕第062018004224号)

当事人在推广药品过程中,以组织召开相关会议的形式或者直接对临床主治医师以上级别的医生支付所谓的讲课费,从而增加医生的处方量。自2018年1月至案发期间,当事人组织举办了若干次会议,邀请本市医院相关医生参加,给付相关医生讲课费。

当事人与每一个给付讲课费的医生都签订了服务协议,协议中约定医生提供服务的目的及内容均为学术演讲。会议结束后当事人经办工作人员给医生签一份外聘劳务协议,经办人凭外聘劳务协议、医生签到表及医生讲课照片在公司财务报账,之后由当事人财务经由公司帐户将讲课费转账给医生个人银行帐户。

在上述会议活动中,本市医院相关医生六次未作讲课,且领取讲课费用。当事人假借不实会议讲课等名义给付医生讲课费,医生利用医疗服务中职务便利,促成患者购买当事人推广的相关药品的行为,被认定为贿赂交易相对方的工作人员的商业贿赂违法行为。

自2018年1月至案发,当事人通过推广服务活动形式为意大利阿尔法韦士曼制药公司实现产品销售金额共计1,170,503.44元。未披露相关违法所得的内容。

处罚决定书披露主要证据中包含讲课费支付表、银行转帐凭证、讲课费支付表、银行转帐凭证等材料。

上海市静安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认定当事人违反了《反法》第七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决定责令当事人立即改正违法行为,并处以罚款48万元。

案例分析:

本案中相关会议并非虚构,但当事企业向未实际讲课的医生支付讲课费,从而引发合规风险。根据我们的实践经验,该类讲课费的支付必须具有实际对应的劳务活动,且金额必须与相关劳务付出的价值所对应。本案中相关医生有6次讲课费并无实际对应的讲课活动,从而被查处。若存在讲课费等金额与劳务价值不符的情况,也将面临一定的商业贿赂法律风险。例如乐普(上海)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涉嫌商业贿赂案[1]中,当事人邀请专家进行授课,并支付讲课费,但因授课专家进行授课的讲义、PPT等由当事人制作与提供,当事人所支付的讲课费与授课专家所提供的授课价值明显不符,当事人的行为被执法机构认定为贿赂对交易有影响力第三方的商业贿赂行为。

注释:

[1] 沪监管青处字〔2018〕第292018000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