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威科专题 > 专题查看

 

返回本专题首页

研究视角八:自由裁量权对具体处罚的影响问题

典型案例:上海杰智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涉嫌不正当竞争案沪工商检处字(〔2019〕第320201810015号)

自2015年6月到2018年3月案发,当事人在业务开展过程中,为获取交易机会,向江苏地区相关医院免费提供爱克发干式胶片打印机10台,并通过上述手段向医院配套销售爱克发胶片792,411张,对应销售金额12,878,091.94元,扣除成本、税费和其他合理费用,共获利620,431.81元。

当事人在案发后能够积极配合调查,如实陈述违法事实并提供相关证据,具有较好的悔过意愿,并在案发前已主动停止相关违法行为。最终被处以(1)罚款10万元;(2)没收违法所得620,431.81元。

案例分析:

《反法》加大了对商业贿赂行为的处罚力度,罚款金额从1万元至20万元,大幅提高到10万元至300万元,而执法机构也因此拥有了更大的自由裁量权。而从数据分析中可以看到,在2018-2019年间,商业贿赂案件总体在罚款金额上属于从轻处罚的比例较高,且其中适用新《反法》案件获得从轻处罚的比例更高。对此,我们认为,产生这种现象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新旧法的衔接问题。即一方面,部分行为发生始于新法施行前但终了于新法施行后的案件,被一律适用新法予以定性处罚;另一方面,执法机构为解决部分案件的定性难题而采用的上述“穿透原则”和“特定主体认定方法”客观上缺乏足够的配套法律法规支撑。为了兼顾行政执法合法性和公平性原则,减少可能引发的争议,执法机构可能会倾向于对当事企业从轻处罚。而这类从轻处罚的具体表现形式则既可能是较轻的罚款金额,也可能是对违法所得计算采取较为宽容的口径乃至得出“无法计算”的结论,亦或两者兼有。当然,执法机构势必依法行使上述自由裁量权,即当事人需要具备《关于规范市场监督管理行政处罚裁量权的指导意见》[1]明确规定的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的情形。本案中,执法机构就以当事人在案发后积极配合,具有较好的悔过意愿,在案发前已主动停止相关违法行为等为由,对其处以了10万元这一最低的罚款金额。

注释:

[1] 《关于规范市场监督管理行政处罚裁量权的指导意见》(国市监法〔2019〕244号)于2019年12月24日起施行,《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关于正确行使行政处罚自由裁量权的指导意见》(工商法字〔2008〕31号)同时废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