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威科专题 > 专题查看

 

返回本专题首页

四、处罚力度“重其所重,轻其所轻”

1、处罚力度总体加大

图5

如图5所示,四地医药行业商业贿赂行政处罚案件在2018年罚没总计367.95万元;2019年罚没总计817.31万元,为2018年罚没总计的两倍有余。在罚款金额上,2019年罚款总计507万元,相较于2018年罚款总计金额194.80万元,增长率达360%。数据同时显示,2019年没收违法所得总金额亦有较大的增长,接近于2018年没收违法所得总金额的两倍。

图6

我们理解,处罚力度加大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新《反法》大幅提高了商业贿赂的罚款金额基数。在对罚款金额的数据分析中,我们对适用新旧法律的案件进行了分类分析。如图6所示,可以看到2018年适用新法案件罚款均值为10万元,2019年罚款均值跃升至24.74万元。2019年,适用新法的案件比例上升,新法的处罚幅度威力开始显现,2019年罚款平均值超过2018年适用新法案件罚款均值的两倍。我们预估,在2020年,随着新《反法》的施行以及行政执法活动的深入,罚款均值可能将进一步提高。

2、获得从轻处罚的可能性较高

虽然处罚力度总体加大,但我们同时发现,在此期间个案获得从轻处罚的可能性却颇高。根据原国家工商总局以及现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的规定,行政处罚罚款金额在法定罚款幅度的30%以下的属于从轻处罚,在法定罚款幅度的70%以上的属于从重处罚[1]。因此,适用旧法的案件罚款金额若在1万元至6.7万元范围内则属于从轻处罚,适用新法的案件罚款金额若在10万元至97万元范围内则属于从轻处罚。我们根据这一基准对50例医药行业商业贿赂案件处罚决定书的罚款金额进行了统计分析,如图7所示,发现其中18例适用旧法的案件中有56%的案件(10例)获得从轻处罚;如图8所示,其余31例适用新法的案件中有87%的案件(27例)获得从轻处罚。

图7

图8

同时,执法机构在适用“没收违法所得”这一罚则时,似乎同样倾向“从轻”。从图9我们可以看到,50例案件中过半数(52%)案件未没收违法所得,案件数量达26例;对于被处以没收违法所得的案件而言,所没收的违法所得金额总体亦较低,没收违法所得金额均值为21.67万元。多数案件没收违法所得金额在20万元以下,共14例,占28%;没收违法所得金额为50万元以上的仅有3例案件,占6%。

图9

图10

通过研究前述26例未没收违法所得案件的处罚决定书,我们对未没收违法所得的原因进行了梳理与统计,如图10所示,共有12例案件因“无法计算”未没收违法所得,占所有未没收违法所得案件的46%,为未作出没收违法所得处罚的主要原因。另有8例未没收违法所得的原因为“尚未交易或无对应交易”,6例案件未说明原因。

轻重之间,执法机构在医药行业商业贿赂执法中存在看似矛盾的表现,但事实是否如此及产生这一现象的原因,我们将在本报告的第二部分作进一步的分析。

注释:

[1] 《关于规范市场监督管理行政处罚裁量权的指导意见》(国市监法〔2019〕244号)于2019年12月24日起施行,替代《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关于正确行使行政处罚自由裁量权的指导意见》(工商法字〔2008〕31号)。两文件中对于从轻从重处罚的比例规定基本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