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威科专题 > 专题查看

 

返回本专题首页

六、“有影响力的第三方”成为执法的重要突破口

图13

目前,行政执法机构在依据新《反法》查处医药行业商业贿赂案件时,“有影响力的第三方”为其定性处罚的主要抓手。如图13所示,在26例适用新《反法》的医药行业商业贿赂案件中,有13例为依据第七条第一款第(三)项“利用职权或者影响力影响交易的单位或个人”定性的商业贿赂行为,占42%;其次是6例案件依据第(一)项“交易相对方的工作人员”定性,占35%;依据第(二)项“受交易相对方委托办理相关事务的单位或个人”定性的案件最少,仅有2例,占6%。另外,我们也注意到有部分案件(5例)仅援引了新《反法》第七条第一款,而未说明具体受贿主体属于何一项。

同时,我们对受贿主体为个人的案件进行了筛选汇总,共有28例[1]案件受贿主体涉及个人并且指明了具体受贿主体的身份信息。我们对受贿主体的具体身份进行了分类汇总统计如图14。总体来看,医药行业商业贿赂案件中,前三受贿主体身份均为医院、医疗机构的工作人员,其中直接贿赂医生或者采购负责人[2]的案件查处数量最多,达到18例。这18例中,除2例所涉及的采购负责人是交易相对方的业务人员与项目主管,其余16例均为医院的医生。该16例中,7例案件中医生同时具有采购负责人的职务或者对采购具有决定性职权;其余9例涉及医生的案件中,目前除1例案件[3]明确受贿主体为科室副主任(但未披露其是否对医院采购活动具有影响)外,其余8例案件均未明确具体医生在医院内所任职务以及是否担任与采购、招投标等事务相关的职务。在前述这9例涉及医生的案件中有6例为适用新《反法》定性处罚的案件,6例中2例将医生定性为对交易具有影响力的第三方,4例将医生定性为“交易相对方的工作人员”。

图14

注释:

[1] 其中有一案件(上海东海医药有限公司商业贿赂案,沪监管普处字〔2018〕第072018000331号)受贿主体同时涉及采购负责人与对采购有影响力的第三方,故在受贿主体身份信息统计时作两次计入。

[2] 此处身份为采购负责人的个人往往同时为该医院的医生、部分为科室主任或者副主任,但是因其同时担任采购负责人这一特殊职务,我们将其归入此一更为特殊的主体类型进行汇总;此处身份为医生的个人并不排除其具有其他职权或者职务,但是我们并未从所披露的处罚决定书中获悉相关信息。

[3] 上海仁盈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商业贿赂案,沪监管金处字〔2018〕第282018000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