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威科专题 > 专题查看

 

返回本专题首页

二、 常见白领犯罪类型及案例分析

(三)利益冲突

在实践中,大多数企业均会在劳动合同、员工手册或商业道德规范等其他规章制度中约定或规定避免利益冲突的原则和规定,包括竞业限制(竞业禁止)、禁止兼职、禁止为亲友牟利等情形。同时,《公司法》也将上述原则和情形作为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的忠实勤勉义务予以明确。如员工在未经企业许可的情形下实施上述违反利益冲突规定的行为,将构成《劳动合同法》规定的严重违反用人单位规章制度,进而被解除劳动合同;如董事、监事或高级管理人员存在上述行为的,企业还有权根据《公司法》相关规定追究其相关责任。

除了民商事法律关系层面的规定,我国《刑法》也对部分人员违反利益冲突规定的情形进行了规制,但仅涉及国有公司、企业及事业单位范畴,不对民营企业和外企中的相关情形具有拘束力。

根据《刑法》规定,国有公司、企业的董事、经理利用职务便利,自己经营或者为他人经营与其所任职公司、企业同类的营业,获取非法利益,数额巨大或特别巨大的,将构成“非法经营同类营业罪”;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存在(一)将本单位的盈利业务交由自己的亲友进行经营;(二)以明显高于市场的价格向自己的亲友经营管理的单位采购商品或者以明显低于市场的价格向自己的亲友经营管理的单位销售商品;或(三)向自己的亲友经营管理的单位采购不合格商品等情形,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或特别重大损失的,将构成“为亲友非法牟利罪”。

案例4:吴某为亲友非法牟利案

基本案情

吴某系南京长江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党委委员,曾任南京长发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董事长。吴某利用担任长发房地产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董事长的职务便利,使其妻子唐某甲实际控制经营的南京博富文工贸有限公司承接了长发房地产公司开发项目的进户门供应业务。博富文工贸公司从其他公司采购进户门后加价供应给长发房地产公司,长发房地产公司共支付给博富文工贸公司进户门款项合计达人民币398.27614万元,经南京市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价格鉴定,上述进户门的市场价格合计为人民币300.402万元。除博富文工贸公司支付的部分锁具、铰链及安装维护等费用,实际造成国家利益损失达人民币60万余元。

 

裁判要旨

法院经审理认为:相关证人证言均证实了被告人吴某利用其职权为妻子唐某甲经营的博富文工贸公司牟利的事实,博富文工贸公司除唐某甲、张某甲、代帐会计之外没有其他正式员工和正式经营场所,从万某处购买进户门直接加价供应给长发房地产公司,且60余万元中已经扣除相关成本和费用,应认定吴某系以明显高于市场的价格向自己的亲友经营管理的单位采购商品。吴某利用职务便利,以明显高于市场的价格向自己的亲友经营管理的单位采购商品,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其行为已构成为亲友非法牟利罪,鉴于其归案后已经退出了国家经济损失,可以酌情从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案例5:胡某某非法经营同类营业案

基本案情

胡某某系太富力传动公司总经理、法定代表人。在担任该职务期间,胡某某利用职务便利,通过其实际控制的天富荣公司非法经营与其所在的太富力传动公司同类的年产30万公吨高速线(棒)材项目备品备件买卖活动,获取非法利益人民币1208万余元。胡某某及其辩护人认为,非法经营同类营业罪的国有公司仅限于国有独资公司,而北京太富力传动机器有限责任公司仅为国有控股公司。

 

裁判要旨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胡某某利用其在国有公司担任经理的职务便利,自己经营与其所在企业同类的营业,获取非法利益,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非法经营同类营业罪。对于胡某某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如何认定国有控股、参股股份有限公司中国有公司、企业人员的解释》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国家出资企业中职务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非法经营同类营业罪的主体不仅包含国有独资公司中的董事、经理,也可能包含国有出资公司中的董事、经理。胡某某身为国有公司的经理,负有对包括国有资产在内的公司资产的经营管理职责,应严格按照忠实义务要求,遵守竞业禁止规定,但其利用职务便利,将公司业务转为自己控制的个人公司经营,获取非法利益,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构成非法经营同类营业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并继续追缴违法所得人民币一千二百零八万七千二百六十九元零六分发还被害单位。

 

案例点评

实践中,企业中的管理人员利用自身职务和地位所形成的管理、支配权限为自身、家人或朋友牟取利益的情形十分常见。而且随着企业加强合规监管力度,部分员工也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尝试通过二度人脉(如旁系亲属、朋友的朋友)隔离被调查的风险,为企业的利益冲突排查带来了更大的挑战。即便上述案例涉及的罪名不适用于民营和外资企业员工,但法院在裁判过程中对于相关利益冲突的认定原则和依据(如对于市场价格的鉴定)仍然值得企业所普遍借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