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威科专题 > 专题查看

 

返回本专题首页

二、 常见白领犯罪类型及案例分析

(六)内幕交易与证券欺诈

内幕交易与证券欺诈是证券交易活动中的常见犯罪,其属于破坏金融管理秩序罪的范畴,侵犯的客体是国家的金融管理秩序。

根据《刑法》规定,证券、期货交易内幕信息的知情人员或者非法获取证券、期货交易内幕信息的人员,在涉及证券的发行,证券、期货交易或者其他对证券、期货交易价格有重大影响的信息尚未公开前,买入或者卖出该证券,或者从事与该内幕信息有关的期货交易,或者泄露该信息,或者明示、暗示他人从事上述交易活动的,将构成“内幕交易罪”、“泄露内幕信息罪”。

证券交易所、期货交易所、证券公司、期货经纪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商业银行、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的从业人员以及有关监管部门或者行业协会的工作人员,利用因职务便利获取的内幕信息以外的其他未公开的信息,违反规定,从事与该信息相关的证券、期货交易活动,或者明示、暗示他人从事相关交易活动的,将构成“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

上述的“内幕交易的知情人员”是指《证券法第五十一条规定的九类人员,包括发行人及其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由于所任公司职务或者因与公司业务往来可以获取公司有关内幕信息的人员;因职务、工作可以获取内幕信息的证券交易场所、证券公司、证券登记结算机构、证券服务机构的有关人员等。“内幕信息”是指《证券法第八十条第二款、第八十一条第二款所列的重大事件。

在“其他未公开信息”的认定上,应当从未公开性与价格敏感性两个特征进行判断。所谓未公开性是指涉案信息在行为人从事相关交易时尚未公开,处于公众无从获悉该信息内容的秘密状态。所谓价格敏感性,是指涉案信息公布后将对相关证券期货交易价格产生重要影响。

除此之外,如发行人及其负责人在证券发行或信息披露阶段存在违规行为的,还可能构成“欺诈发行股票、债券罪”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证券公司、期货经纪公司的从业人员,故意提供虚假信息或者伪造、变造、销毁交易记录,诱骗投资者买卖证券、期货合约的,还可能构成“诱骗投资者买卖证券、期货合约罪”。

案例10:陈某某、庄某某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案

基本案情

Z公司系上市公司,股票名称为“松芝股份”。2016年2月,该公司筹划非公开发行募集人民币15.8亿元流动资金的重大事项。同年5月21日,“松芝股份”停牌,6月7日该股复牌并公告披露上述非公开发行预案。上述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属内幕信息,敏感期自2016年2月24日至2016年6月6日,“松芝股份”董事长陈某某系内幕信息知情人。在上述内幕信息敏感期内,被告人陈某某指使他人使用林某、黄某等8个证券账户,累计买入“松芝股份”股票467万余股,交易金额6,481万余元,并于复牌后全部抛售,非法获利1,466万余元。庄某某在Z公司担任出纳期间非法获悉上述内幕信息,于2016年4月22日分别利用其实际控制的陈某1、陈某2证券账户,累计买入“松芝股份”股票8.94万股,交易金额123万余元,并于复牌后全部抛售,非法获利22万余元。

 

裁判要旨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陈某某、庄某某作为内幕信息知情人员,在涉及证券交易价格有重大影响的信息尚未公开前,从事相关证券交易,其行为均已构成内幕交易罪,且陈某某属情节特别严重,庄某某属情节严重。鉴于陈某某具有自首、立功情节,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庄某某具有自首情节,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法院判处陈某某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万元;判处庄某某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五万元;并追缴违法所得。

案例11:姜某某、柳某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

基本案情

姜某某系上海A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柳某系Z公司基金经理兼研究部总监。2009年4月至2013年2月间,被告人姜某某频繁与时任Z公司XX蓝筹基金经理的被告人柳某交流股票投资信息,柳某明知姜某某经营股票投资业务,仍利用职务便利将获取的XX蓝筹基金交易股票的未公开信息泄露给姜某某,或听从姜的意见使用XX蓝筹基金的资金买卖特定股票,姜则使用控制的股票账户进行趋同交易。经审计,在上述时间段内姜某某控制的证券账户及“云腾一期”私募基金账户与XX蓝筹基金账户同步买入且同步卖出股票76只,趋同买入金额人民币7.99亿余元,趋同卖出金额6.08亿余元,非法获利4,619.02万余元。

 

裁判要旨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姜某某、柳某违反规定,共同利用柳某担任基金管理公司从业人员职务便利获取的未公开信息,从事相关证券交易活动,非法获利4,619万余元,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且系共同犯罪。柳某具有自首情节,自愿认罪认罚,退缴部分违法所得,依法对其减轻处罚。法院判处姜某某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千万元;判处柳某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六百二十万元;并追缴违法所得。

 

案例点评

随着资本市场运转的规范化,内幕交易和证券欺诈从立法到执法层面都受到相关法律和国家机关的严密管控。但在巨大的利益诱惑面前,仍有部分人员以身犯险。对于企业而言,内幕信息泄露衍生的非法交易行为以及证券欺诈行为的曝光可能导致企业经营状况与企业形象恶化,给企业造成重大损失。这就要求企业在证券发行等资本运作过程中严格约定相关人员的保密义务,严格控制敏感信息的传播和知悉范围,进行有效的监控,从根源和传播两个维度进行规制;同时进一步培养与强化企业管理人员与证券从业人员的职业道德与操作规范意识,减轻证券欺诈风险,企业还应定期进行全面的内部合规审计,预防因证券欺诈事件曝光导致的声誉与资产损失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