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威科专题 > 专题查看

 

返回本专题首页

三、实务案例研究

针对常见的典型利益冲突行为及相关归责分析,我们对主要城市的重点案例进行了检索和摘要,供读者诸君参考:

(一)员工应就履行了应尽的披露义务进行举证,否则构成可处罚利益冲突

烦请参阅:陈刚与弗兰卡(中国)厨房系统有限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二审((2018)沪02民终10696号)

关键判词节选:根据弗兰卡公司的相关规章制度规定,“利益冲突”属于严重违反企业规章制度的情形之一。陈刚知晓规章制度中的相关内容,故作为劳动者的陈刚理应遵守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切实严谨地按照企业的管理规定和要求行事。现陈刚之前妻在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成立乐远长公司,该公司与弗兰卡公司之间存在合作关系,陈刚称前述情形弗兰卡公司自始知晓。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陈刚理应就该主张提供证据予以佐证,但陈刚未提供任何相关证据,理应承担不利后果。另结合陈刚在仲裁庭审中的陈述,否认与其前妻的夫妻关系,可见,陈刚系出于一定商业目的而不向弗兰卡公司透露与其前妻的关系,并因此谋取了相应的利益,该行为严重违反了弗兰卡公司关于“利益冲突”的规章制度。弗兰卡公司以此为由解除双方劳动合同,并履行了工会告知程序,该解除行为所依据的事实充分,程序正当,符合法律规定。

(二)直系亲属在公司供应商处担任职务,应当披露而未披露的,构成可处罚利益冲突

烦请参阅:乐宁与联想(北京)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二审((2018)京01民终4138号)

关键判词节选:根据查明的事实,张某与乐宁系母子关系,张某在2003年3月27日至2016年11月28日期间担任嘉晋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执行董事、股东,在此期间,嘉晋公司生产的产品“lenovo”铭牌,被联想公司所实际使用,乐宁并未向联想公司申报其与嘉晋公司之间的关系。乐宁虽主张,嘉晋公司为联想公司的供应商提供铭牌产品,不是联想的供应商,但嘉晋公司生产的产品是“lenovo”铭牌,从通常意义上理解,嘉晋公司属于联想公司的供应商,并且,在经乐宁下属董某审核的联想公司工业设计规格书中还列明了嘉晋公司的产品,从《申报规定》看,仅仅是联想员工的直系亲属在联想的供应商、代理商或其他业务合作伙伴处工作就应申报,更何况本案中,乐宁之母为嘉晋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执行董事、股东,故乐宁与联想公司之间存在明显的利益冲突,结合乐宁在联想公司所担任的职务,本院认为,乐宁未向联想公司申报其与嘉晋公司之间的关系,已构成严重违反联想公司的规章制度。

(三)密切关系人(非直系亲属)在公司供应商处占有股份,应当披露而未披露的,构成可处罚利益冲突

烦请参阅:袁建华与汉高(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二审((2019)粤03民终10156号)

关键判词节选:汉高公司提交了有袁建华签名确认的2016、2017年利益冲突声明、袁建华于2017年9月13日给其主管发送的邮件、广州柯麦特化工科技有限公司的工商登记注册资料、广州柯麦特化工科技有限公司与汉高公司的订单,上述证据已形成完整的证据链,可以相互印证,证实袁建华于2015年撮合其岳母周细梅投资入股其前同事刘泉峰设立的广州柯麦特化工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自2015年7月起即与汉高公司有业务往来,但袁建华作为汉高公司的销售经理,在2016年以及2017年汉高向其询问时,并未就此利益冲突情况向汉高公司报备,违反了汉高公司《员工手册》的相关规定。本院对袁建华不认为其岳母在案外人公司占有股份会与汉高公司之间构成利益冲突的主张不予采纳。

(四)无论是否最终达成交易或员工是否实际获益,只要其利用职务为促成交易提供便利条件的,构成可处罚利益冲突

烦请参阅:袁鹰与明治雪糕(广州)有限公司劳动合同纠纷2016民终12702二审((2016)粤01民终12702号)

关键判词节选:袁鹰作为管理人员,更应恪守勤勉义务,自觉遵守明治公司的各项规章制度。根据该院查明的事实可知,袁鹰在选择租车公司以及承揽公司建设工程业务的公司时,未将其配偶作为股东以及其本人与配偶均是股东的公司排除在外,故无法排除其在公司选择及之后的合同履行过程中可能出现利用职权损害公司利益的行为。即使最后选择与哪家公司建立合同关系的决定权不在袁鹰,但袁鹰在筛选合同相对方时已经掌握如何更容易与明治公司建立合同关系等信息,亦不能排除袁鹰利用职务为促成合同的成立提供了便利条件。袁鹰未就其所主张的利益冲突一事向明治公司进行披露提供证据,袁鹰的行为明显违反了明治公司《员工守则》第57条第7项的利益冲突原则,明治公司依照该条款解除与袁鹰的劳动合同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属于合法解除,无需向袁鹰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

(五)无论是否营利,为竞争对手提供“帮助”,构成可处罚利益冲突

烦请参阅:王云天与艾默生网络能源有限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二审((2017)粤03民终1312号)

关键判词节选:王云天明知艾默生网络能源有限公司对员工为竞争者提供服务有严格的管理规定,王云天在为他人提供帮助时即应尽到谨慎注意的义务。王云天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在为英飞源公司提供的帮助中系不知情的情形下所为,已尽到谨慎注意的义务,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其以无过错为由上诉主张不应承担违纪责任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