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威科专题 > 专题查看

编者按

我国第一部《民法典》已于2020年5月正式通过,并将自2021年1月1日起生效。相较于《民法通则》,这部民事生活百科全书式的法典有不少新增和实质性修订的条款。这些变化对于人力资源、劳动用工管理合规是否产生影响和挑战?有哪些方面的重要影响?用人单位又该如何应对呢?基于此,威科先行特推出本专题,助力用人单位更从容的应对《民法典》带来的用工管理方面的变化。

本专题由德恒律师事务所的苏文蔚、刘鱼芳、张倩三位律师共同撰写,以民法典新增和做出实质性修订的条款为基础,凝结了三位律师从事劳动法服务的实务经验和研究成果,以供飨读。

民法典的编纂使学术界掀起了一场有关民法与劳动法关系的大讨论,有观点认为劳动法属于特别私法;有观点认为劳动法是独立于民法的社会法,我国官方的法律体系框架也采此观点,将劳动法划入了社会法中。无论将劳动法划入哪个部门法,我们无法回避的问题是,劳动法本身规则不完备,无法涵盖劳动用工过程中的所有行为。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司法实践中,许多法官不得不在劳动争议案件中援引民法的相关规则来补充法律漏洞,甚至最高院也偶尔会援引民法规则来处理劳动争议,例如对竞业限制违约金过高或过低时的调整。[1]

2020年5月28日,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民法典》颁布,尽管民法典尊重了官方的法律体系设置,未将雇佣合同纳入合同编,但是,在劳动法自身规则残缺的现状未改变的情况下,我们仍需借助民法来解决劳动争议中的一些问题。特别是民法典将人格权独立成编(48条新增,3条修订),也必将对用工管理产生较为深刻的影响。本专题中,作者以民法典新增和做出实质性修订的条款为基础(特别说明:《民法典》总则部分以《民法通则》、《民通意见》作为比较标准),结合劳动法实践,分四部分,从处理劳动纠纷的法律渊源与法律原则、劳动关系主体、劳资双方人身权利保护、劳动合同规则、以及诉讼时效与期间期日的计算等几个方面,分析了民法典的颁布对劳动用工的影响。

注释:

[1] 2016年11月30日最高院发布的《第八次全国法院民事商事审判工作会议(民事部分)纪要》第28条规定,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在竞业限制协议中约定的违约金过分高于或者低于实际损失,当事人请求调整违约金数额的,人民法院可以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九条的规定予以处理。

对劳动法渊源、原则、主体、诉讼时效等的影响

民法典》对《民法通则》中法律渊源、法律原则做出了修改,出生及死亡时间推定规则、法人的范围、期间计算等规定也有所变化。民法上的变化不可避免的会影响劳动法的司法实践。劳动纠纷的法律渊源与法律原则、劳动关系主体及诉讼时效与期间期日的计算等都需要重新特别注意。

对处理劳动纠纷的法律渊源和法律原则的影响

对劳动关系主体的影响

对诉讼时效和期间期日计算的影响

对劳动者人身权利保护的影响

民法典》的颁布,强化了对民事主体人身权利的保护,主要体现在人格权编。人格权编几乎全部属于新增条款,不仅是宣示性地规定了民事主体人格权消极方面的权能(排除他人侵害),还规定了人格权的积极权能(许可他人使用的规则),同时也规定了人格权的边界和保护方式。因此,民法典人格权的相关规定,反应到劳动关系中,实际上可能会进一步限缩用人单位的用工管理权限,增加或强化用人单位对劳动者的保护义务和责任,同时对用人单位名誉权、荣誉权的保护也将产生一定的影响。此外,侵权责任编新增的“自甘风险”行为中,并未免除用人单位的安全保障义务。

对自然人生命、身体、健康的救助义务

规范了肖像、姓名、声音等的使用规则

对劳资双方名誉权保护的影响

明确了隐私权的定义及侵犯方式

强化了对个人信息的保护

新增用人单位防治性骚扰的义务

侵犯人格权的救济途径新设行为禁令制度

人格权侵权责任应考虑的因素

“自甘风险”行为,未免除活动组织者的安全保障义务

对劳动合同意思表示及合同效力规则的影响

与民法相比,我国劳动合同法规则还不完备,对劳动合同的成立、生效、解释、转让等都缺乏细化的规则。由于劳动合同法具有很强的私法属性,司法实践中,在涉及到意思表示或通知的效力(如[2019]粤0118民初6934号案件)、书面合同的认定(如[2015]鄂武汉中民商终字第02091号案件)、格式条款(如[2015]沪二中民三(民)终字第292号案件)、缔约过失责任(如[2019]京04民初933号案件)等劳动争议案件时,法官会援引民法总则或者合同法的相关规定进行裁判。此外,在劳动关系存续期间,用人单位会与劳动者签订一些协议,如保密协议、竞业限制协议、解除劳动合同协议等,这些协议或通知在不违反劳动法规定的前提下,也需要符合民法的相关规定,以避免无效或违法风险。因此,民法典不仅有关人身权利保护规则的变化会影响用工管理,与合同有关条款的新增或修订也是如此,这部分主要分析对劳动合同意思表示及合同效力规则的影响。

 

意思表示规则

合同的效力规则

 

对劳动合同其他规则的影响

与民法相比,我国劳动合同法规则还不完备,对劳动合同的成立、生效、解释、转让等都缺乏细化的规则。由于劳动合同法具有很强的私法属性,司法实践中,在涉及到意思表示或通知的效力(如[2019]粤0118民初6934号案件)、书面合同的认定(如[2015]鄂武汉中民商终字第02091号案件)、格式条款(如[2015]沪二中民三(民)终字第292号案件)、缔约过失责任(如[2019]京04民初933号案件)等劳动争议案件时,法官会援引民法总则或者合同法的相关规定进行裁判。此外,在劳动关系存续期间,用人单位会与劳动者签订一些协议,如保密协议、竞业限制协议、解除劳动合同协议等,这些协议或通知在不违反劳动法规定的前提下,也需要符合民法的相关规定,以避免无效或违法风险。因此,民法典不仅有关人身权利保护规则的变化会影响用工管理,与合同有关条款的新增或修订也是如此。

书面形式合同的解释

预约合同适用规则

格式条款

不当得利

法人终止与劳动关系终止时间的关系

职务行为致人损害规则

作者介绍

苏文蔚,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
电子邮箱:suww@dehenglaw.com

刘鱼芳,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 律师助理

张倩,北京德恒(太原)律师事务所 律师
电子邮箱:zhangqian1@dehenglaw.com